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零擔物流三十年: 安能奮起,百世謀城

更新:2020-09-04 11:53

成都物流公司,成都貨運公司,成都倉儲,成都配送,成都翔騰物流公司:秦興華是飛行員出身,在部隊里是開戰斗機的,或許是這段經歷,鍛煉了他堅毅、執著、敢打敢拼、急謀善變的性格,這種性格也被他深深地植入了其所創立的公司的文化基因里;蛟S也是因為曾經飛行員的經歷,秦興華在創業之初同樣選擇了航空貨運領域,然而,秦興華進入航空貨運領域比崔維星晚了幾年,沒有趕上航空貨運最輝煌的那段時間。所以,雖然通過航空貨代掙了一點錢,但公司發展的現狀并沒有讓秦興華滿意。
 
于是,在2010年,秦興華聯系了幾個同樣是航空貨運出身的老兵,大家集資,一起成立了一家主要經營上海到云南線路的專線公司,這就是安能物流的前身。
 
 
秦興華
 
如果只做一家區域型物流公司,安能原本可以活的很滋潤,秦興華也不用經歷日后十次資金鏈斷裂的痛苦磨礪。
 
時間到了2011年,創業一年多的秦興華花完了200萬元,公司從四條線路擴充到17條線路,覆蓋的省份也增加了幾個,算是小有規模。此時的安能走到了一個拐點,是繼續做地方專線還是鋪全國網絡?前者小富即安,但小打小鬧,后者驚心動魄,但生死未卜。就在秦興華舉棋不定時,一個人的加入,讓秦興華堅定了繼續發展壯大的信心。
 
2011年,王擁軍同樣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此前,在科爾尼從事咨詢工作的王擁軍,由于在TNT收購華宇過程中良好的咨詢成果而被TNT留下來擔任天地華宇運營副總裁一職。然而,天地華宇在與德邦零擔之王的爭奪中敗下陣來,王擁軍在得知TNT有意將天地華宇賣掉撤離國內市場之后,也萌生了退出天地華宇的念頭。一次偶然的機會,秦興華與王擁軍相遇,王擁軍對物流行業的深刻洞見以及遠見卓識一下子就將秦興華深深地吸引住了,而秦興華敢闖敢拼勇猛堅毅的領導魅力,也讓王擁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擁軍
為了邀請王擁軍加入安能,秦興華特意將董事長的位置讓了出來,而自己則任總裁,將公司一把手的位置留給了王擁軍。誠然,彼時的安能團隊少、規模小,對于曾擔任天地華宇副總裁的王擁軍來說,安能董事長的職位或許并沒有多少吸引力,不過秦興華真誠的態度以及王擁軍想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創建一張全國網絡的野心,最終讓他在2012年初選擇加入了安能這個成立僅僅一年多的團隊。
 
創業艱難百戰多,尤其是對物流這個重資產行業來講,資金周轉一直是老大難的問題,對于起步階段的安能同樣如此,乃至于秦興華經常在半夜一兩點鐘接到各地匯報,由于場地費用問題而被房東拉閘限電限水。這種情況在王擁軍進入安能之后同樣多次遇到,在他進入安能一年左右的時間里,并沒有從安能拿到多少工資,反而墊進去不少錢。直到2012年底,王擁軍為安能拉來紅杉基金三千萬美元的投資,安能資金荒的局面才得以緩解。
 
雖然王擁軍在資金上解決了安能的燃眉之急,但是如何帶領安能成長為一個全國性的網絡,此時的王擁軍和秦興華卻并沒有一個完美的答案,如果跟隨德邦的模式,自己在全國建點鋪網,那么網絡的建設速度很慢不說,復制別人的模式也很難彎道超車。就在王擁軍和秦興華為安能以后的發展模式而捉摸不定之時,百世的一次內部調整,為安能送來了一個得力干將。
 
2007年6月,由于幾年前一次出差被幾輛運輸車堵在高速路上的不愉快經歷,讓周韶寧拿出了1000萬自有資金在杭州創立了百世物流,立志于用信息技術改變當時中國物流效率低下落后的局面。
 
與崔維星、秦興華等人創業初期缺錢少人的苦哈哈局面不同,百世物流一開始就是含著金鑰匙誕生的,創業之前的周韶寧擔任過谷歌全球副總裁,周韶寧拉來一起創業的人也都是他此前UT斯達康和谷歌的同事,他們在通信、互聯網、IT技術等方面有著充分的技術積累和管理經驗,在當時可以說是最豪華的物流創業團隊。
 
 
周韶寧
或許正式這樣出色的管理團隊,給了投資人極大的信心,所以僅隔了一年,周韶寧就用一頓飯局的功夫從馬云和郭臺銘口袋里掏出了1500萬美元的投資,并且在隨后幾年里雖然年年虧損,但每年都會拿到大額融資,當別的快遞物流公司都在為馬云打工的時候,周韶寧卻從馬云的口袋里掏出四億美元,為百世的發展提供了充足的動力支持,由此百世也被稱為阿里的 “親兒子”。
 
在周韶寧最初的構想中,百世并不是一家快遞物流公司,而是一家以技術鏈接為基礎的物流綜合體。所以最初的百世并沒有涉及到快遞物流板塊,而是嘗試以信息技術和創新模式為紐帶,用科技創新來改變當時中國物流效率低下的“小散亂”狀態。
 
想法是美好的,現實卻很骨干,經過兩年的實踐,周韶寧發現在沒有實際鏈接到人、貨、場的情況下,很難僅用技術就能打通物流的全鏈路。所以,百世從2009年開始做倉儲,2010年收購桐廬系快遞公司“匯通快遞”70%的股份,更名為“百世匯通”,2012年收購“全際通”成立百世快運,此后又相繼成立了百世供應鏈、百世云、百世金融、百世國際、百世店加、百世優貨等八大事業部。
 
祝建輝就是在百世收購全際通的那一年進入百世的,在此之前,他是全際通的創始人,進入百世之后,他成為了百世快運的副總裁。雖然加入百世時祝建輝的年齡僅30歲,但是他實際上已經在業內摸爬滾打16年了。
 
1982年,祝建輝出生在常山農村家庭,20歲不到便因經濟原因主動輟學。為了生計,他曾只身到廣東打拼,在黑工廠悶熱臟亂的環境下做工,也曾在溫州做過快遞員,飽受了人間冷暖。積累了幾年經驗后,他拉了幾個人開始加盟一家快遞公司做網點,好不容易有了一些起色之后,金融危機的到來一下讓他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祝建輝
經受金融危機打擊后的祝建輝,在經歷了幾個月的調整后,重塑信心,再次拉起了一個十幾人的隊伍,創立全際通,做起了零擔物流。物流一直以來都是體力活,掙得是血汗錢,自從做了公司之后,祝建輝很少凌晨兩點之前睡覺,不是在辦公室處理異常,就是在分撥里和員工一起搬貨。通過創業團隊的努力,新的公司也很快有了起色,在江浙滬慢慢有了一點名氣。就在這個時候,祝建輝和秦興華遇到了同樣的難題,是做一個區域性網絡小富即安,還是打造全國性網絡做大做強?經過一番思想掙扎之后,祝建輝決定:向全國拓網。
 
做全國性網絡,對公司的資金實力是一個強大的挑戰。向全國拓網的祝建輝,很快就遇到了資金鏈斷裂的危機,經過半年的掙扎依然無法扭轉局面。所以,在與百世談判多輪之后,祝建輝萬般無奈之下將全際通的全部股權出售給百世,成為百世的快運板塊,而自己則加入百世做了快運副總裁。
 
然而,從祝建輝的背景我們也可以看到,他的發展經歷和百世從谷歌、UT斯達康等引入的高管的背景是有著天差地別的,如果說百世的高管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天之驕子,那么祝建輝則是一個偏遠山區倔強奮斗的不屈少年,或許雙方之間本不應該存在什么交集。所以,在百世僅僅待了幾個月的祝建輝,在一次公司的調整中,逐漸被排擠出決策層的邊緣,無法繼續施展發展全國網絡的抱負,也堅定了其離開的決心。
 
而此時的秦興華和王擁軍正在為公司的發展方向捉摸不定,在得知祝建輝有離開百世的想法后,秦興華再次展現了求賢若渴的姿態,為了邀請祝建輝加入安能,他多次親赴杭州,與祝建輝徹夜長談,并允諾給祝建輝執行副總裁的職位。最終,祝建輝也被秦興華的真誠打動,于2013年初加入了安能,而秦興華也給了祝建輝極大的信任,將安能所有的業務,都交給了祝建輝打理。
 
至此,中國零擔快運行業最著名的鐵三角終于成型:王擁軍、秦興華、祝建輝三人密切配合,有的負責公司對外關系以及資本事項,為安能的發展提供充足保障;有的負責公司業務發展和戰略執行落地;有的調和鼎鼐,負責公司發展戰略的制定以及文化基因的傳承,三個人彼此充分信任,密切合作,共同打造了一家中國零擔快運史上成長最快、規模最大的全國網絡。
 
祝建輝加入之后,安能確立了“中心直營+網點加盟”的發展模式,將快遞業的加盟制引入零擔快運行業,在此戰略指引下,安能得到了飛速發展,從13年不到一千家網點,到14年2100家網點,再到15年的6300家網點,網點數首次超越德邦成為零擔行業的老大,日均貨量規模也突破了10000噸。此后更是一發不可收拾,16年安能的網點數突破13000家,并且日均貨量規模也超過15000噸,在經營體量上首次超過了德邦,并且實現了整體盈利。當然,安能的高速發展也離不開資本市場的支持,在王擁軍的努力下,從13年到16年,安能每年都會引入一波新的融資,而安能的發展速度也向資本市場證明了自身的價值。
 
 
 
祝建輝入職安能后,百世才發現親自為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送去了一個強悍的兵王,雖然周韶寧收購全際通之后,百世的快運業務也在不斷增長,但是發展速度始終比安能略遜一籌,在2016年貨量才突破萬噸規模,并且經營利潤常年處于虧損狀態。同時,百世還面臨著快遞業務板塊其他競爭對手的沖擊,16年國內的快遞企業為了謀求上市,紛紛打起價格戰以促進業務量上的高速增長,百世不得已同樣降價應對,虧損額度進一步拉大,導致百世在15年取得了上市前融資之后,不得已在16年9月份再次發起一輪7.6億美元戰略融資。
 
雖然百世快運的發展速度不如安能,快遞業務量也排在通達系之后,然而周韶寧這個被業內人稱為最后講故事的快遞老板,硬是憑借自己長袖善舞的周旋能力,憑借八大事業部建構中國智慧物流版圖的故事以及阿里“親兒子”的背書,終于在2017年的9月份百世成立十周年之際迎來自己在紐交所敲鐘的時刻,然而資本市場對于其長期虧損并不看好,上市當天股價就跌破發行價。而此時高速發展的安能,也逐漸駛入了少年迷茫期,并短暫地在另一條賽道上迷失了航向。
QQ客服熱線
甘肃11选五基本走势图